yabo亚博

      台湾制茶师左如玉
      台湾制茶师左如玉的茶园和同行甚为不同,不见一畦畦矮茶树整齐地遍布在山坡上,只见没膝的杂草覆盖着车轮碾压出来的山路,蜘蛛在枝叶间到处结网,行路人一不小心就撞满头。
       

        位于屏东县三地门乡的这片50公顷密林在台湾中央山脉深处,海拔1600到2000米,散落着数千株台湾原生种野生茶树,从不及膝盖到一人多高,最老的茶树推测有600多岁。每到清明后的采茶季节,当地少数民族居民需要翻山越岭,才能采到这些茶树的嫩芽。

        “一个人一天最多采10到15斤,而且只有本地人能做到,外面雇来的采茶工都找不到茶树在哪里。季节一过,茶叶老了,只好放弃了。”左如玉说,这个茶园年产量最多600公斤,远远赶不上同等面积、标准化作业的商业茶园。

        左如玉接手这片林地源于2009年的莫拉克台风。三地门乡是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原有的产业被破坏,当地少数民族社区便萌发了开发野生茶树的想法,因此联络上当时正进行台湾茶叶研究的左如玉。

        在左如玉眼里,这片茶园吸引她的最大特点是“有趣”和“干净”。

        “每一株野生茶树茶叶的颜色和香气都不一样,不同年龄的茶树也不一样,这意味着需要不同的制茶方法才能把他们自身的特点表现出来,这非常有趣。”她说。

        出身苗栗的制茶世家,左如玉并不满足于照本宣科地沿袭祖辈制作东方美人茶和传统乌龙茶的技艺,她把制茶看成艺术创作。“我把茶看成艺术品,不拘泥于特定的制作工艺,做出来的每一种茶都是独特的,这叫适茶适种,适茶适做。”

        台湾中央山脉的密林远离污染,野生茶树无法人工施肥和使用农药,左如玉在这里找到了理想的有机茶叶。“我一直在台湾倡导茶叶的有机种植,但是高质量的有机茶园很难找,即使是经过认证的有机种植的茶园,也会受周围环境的影响。”

        左如玉对制茶的独特探索,不仅把她带到人迹罕至的深山,也带到台湾海峡的西岸。“大陆地大物博,太多的品种,太有趣了,我想去挑战一下。而且,那里还有很多茶园没有大规模使用农药和化肥,我希望能找到好的茶种和合作伙伴。”

        12年来,左如玉探访了大陆的许多茶园,首先在广东潮州乌岽和当地村民合作改良凤凰单枞的传统制作工艺,还引入新的红茶制作工艺,至今已有5年。2020年,她将在福建漳平与当地的茶农合作,改进漳平水仙乌龙茶的制作工艺,并着手为当地的制茶工艺申请福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未来,我还想去贵州,那里也有大片的野生老茶树,可以引入更好更精细的制茶工艺。”

        今年55岁的左如玉拥有三十多年的制茶经验和技术,但她在台湾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传承人。她也希望能在大陆找到志趣相投的合作者,让自己的制茶理念和技艺为更多人了解。

        “茶的世界浩瀚无边,不分大陆、台湾。不论你是哪里人,喝到好茶都开心。”左如玉说,“我希望用茶的文化来推动海峡两岸真正的融合,让两岸的人民少一些误解和对立,为中华民族尽一点力,做自己小小的贡献。”

      茶心融合两岸

        左如玉在位于屏东县三地门乡中央山脉深处的茶园里(1月17日摄)。 55岁的台湾制茶师左如玉有着数十年的制茶经验,对茶文化的探索,不仅把她带到人迹罕至的深山,也带到台湾海峡对岸。 左如玉的茶园位于台湾屏东县三地门乡,中央山脉的密林远离污染,左如玉在这里找到了理想的有机茶叶。“每一株野生茶树茶叶的颜色和香气都不一样,需要不同的制茶方法才能把它们自身的特点表现出来,这非常有趣。”她说。 左如玉在台湾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传承人。她探访了大陆的许多茶园,希望能在大陆找到志趣相投的合作者,让自己的制茶理念和技艺被更多人了解。 “茶的世界浩瀚无边,不论你是哪里人,喝到好茶都开心。”左如玉说,希望通过茶文化为推动海峡两岸的融合做出一份贡献。 新华社记者 金立旺 摄

        在位于屏东县三地门乡中央山脉深处的野生茶树下,左如玉与当地看护茶树的原住民交流茶树长势(1月17日摄)。 55岁的台湾制茶师左如玉有着数十年的制茶经验,对茶文化的探索,不仅把她带到人迹罕至的深山,也带到台湾海峡对岸。 左如玉的茶园位于台湾屏东县三地门乡,中央山脉的密林远离污染,左如玉在这里找到了理想的有机茶叶。“每一株野生茶树茶叶的颜色和香气都不一样,需要不同的制茶方法才能把它们自身的特点表现出来,这非常有趣。”她说。 左如玉在台湾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传承人。她探访了大陆的许多茶园,希望能在大陆找到志趣相投的合作者,让自己的制茶理念和技艺被更多人了解。 “茶的世界浩瀚无边,不论你是哪里人,喝到好茶都开心。”左如玉说,希望通过茶文化为推动海峡两岸的融合做出一份贡献。 新华社记者 金立旺 摄

        在位于屏东县三地门乡中央山脉深处的野生茶树下,左如玉与当地看护茶树的原住民交流(1月17日摄)。 55岁的台湾制茶师左如玉有着数十年的制茶经验,对茶文化的探索,不仅把她带到人迹罕至的深山,也带到台湾海峡对岸。 左如玉的茶园位于台湾屏东县三地门乡,中央山脉的密林远离污染,左如玉在这里找到了理想的有机茶叶。“每一株野生茶树茶叶的颜色和香气都不一样,需要不同的制茶方法才能把它们自身的特点表现出来,这非常有趣。”她说。 左如玉在台湾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传承人。她探访了大陆的许多茶园,希望能在大陆找到志趣相投的合作者,让自己的制茶理念和技艺被更多人了解。 “茶的世界浩瀚无边,不论你是哪里人,喝到好茶都开心。”左如玉说,希望通过茶文化为推动海峡两岸的融合做出一份贡献。 新华社记者 金立旺 摄

        左如玉和丈夫陈文章行走在位于中央山脉深处的茶园(1月17日摄)。 55岁的台湾制茶师左如玉有着数十年的制茶经验,对茶文化的探索,不仅把她带到人迹罕至的深山,也带到台湾海峡对岸。 左如玉的茶园位于台湾屏东县三地门乡,中央山脉的密林远离污染,左如玉在这里找到了理想的有机茶叶。“每一株野生茶树茶叶的颜色和香气都不一样,需要不同的制茶方法才能把它们自身的特点表现出来,这非常有趣。”她说。 左如玉在台湾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传承人。她探访了大陆的许多茶园,希望能在大陆找到志趣相投的合作者,让自己的制茶理念和技艺被更多人了解。 “茶的世界浩瀚无边,不论你是哪里人,喝到好茶都开心。”左如玉说,希望通过茶文化为推动海峡两岸的融合做出一份贡献。 新华社记者 金立旺 摄

        在台中的制茶场内,左如玉和丈夫陈文章展示用野生茶树制作的茶叶(1月16日摄)。 55岁的台湾制茶师左如玉有着数十年的制茶经验,对茶文化的探索,不仅把她带到人迹罕至的深山,也带到台湾海峡对岸。 左如玉的茶园位于台湾屏东县三地门乡,中央山脉的密林远离污染,左如玉在这里找到了理想的有机茶叶。“每一株野生茶树茶叶的颜色和香气都不一样,需要不同的制茶方法才能把它们自身的特点表现出来,这非常有趣。”她说。 左如玉在台湾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传承人。她探访了大陆的许多茶园,希望能在大陆找到志趣相投的合作者,让自己的制茶理念和技艺被更多人了解。 “茶的世界浩瀚无边,不论你是哪里人,喝到好茶都开心。”左如玉说,希望通过茶文化为推动海峡两岸的融合做出一份贡献。 新华社记者 金立旺 摄

        在台中的制茶场内,左如玉在演示茶道(1月16日摄)。 55岁的台湾制茶师左如玉有着数十年的制茶经验,对茶文化的探索,不仅把她带到人迹罕至的深山,也带到台湾海峡对岸。 左如玉的茶园位于台湾屏东县三地门乡,中央山脉的密林远离污染,左如玉在这里找到了理想的有机茶叶。“每一株野生茶树茶叶的颜色和香气都不一样,需要不同的制茶方法才能把它们自身的特点表现出来,这非常有趣。”她说。 左如玉在台湾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传承人。她探访了大陆的许多茶园,希望能在大陆找到志趣相投的合作者,让自己的制茶理念和技艺被更多人了解。 “茶的世界浩瀚无边,不论你是哪里人,喝到好茶都开心。”左如玉说,希望通过茶文化为推动海峡两岸的融合做出一份贡献。 新华社记者 金立旺 摄

      茶中“行脚僧”左如玉 创作制茶惠两岸

        台湾中央山脉海拔1800米的密林深处,当地少数民族排湾人在冬日里照例巡山,记录天气。他们看护的,是自然分布在丛林中的上万株原生野茶树。在制茶师左如玉的帮助下,这些茶树成为当地少数民族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

        图为日前在台湾南部中央山脉的山林中,左如玉(中)在其野生茶园内观察茶树长势。 中新社记者 史元丰 摄

        左如玉出生在台湾苗栗县的制茶世家,作为家族第四代制茶师,她从传统工艺中推陈出新,走出一条与众不同的路。区别于一般商业制茶,左如玉以“适茶适种、适茶适做”的理念制茶,同样的茶青,在她手里可以做成绿、白、黄、青、黑、红六大茶系的任意一种。

        “空气的含氧量、茶树生长期间的气候等因素,都会使茶叶有不同状态,我要根据当时的状态来决定做成哪种茶,而不是根据订单决定。”左如玉说,如此制茶就像创作,每一件都不同,她的茶应称为“创作茶”:“我与茶神交,用心体会,茶告诉我它想怎样,应该怎么做。”

      图为日前在台中的制茶场内,左如玉演示茶道。 中新社记者 史元丰 摄

        18年前,左如玉开始创作制茶。传统制茶大多遵循代代相传的方法,想打破常规,左如玉的尝试伴随着不断的失败,“做坏的茶叶我就倒掉,堆得太多了,垃圾车都不肯收,只能找人用卡车运走。”创作成功的茶也因为独树一帜,起初并不被市场和同行接纳。苦撑的10年中,左如玉甚至典当订婚首饰度过财务危机。

        因信奉佛教,左如玉从一开始就坚持做无毒茶,即有机种植、不使用农药和化肥,“不伤害土地,也不伤害喝茶人的健康”。她租下中央山脉少数民族的保留地,用野生茶树制茶,正是看中那些古茶树无污染的生长环境。

        图为日前在台湾南部中央山脉的山林中,左如玉(左)与丈夫陈文章在野生茶园内相伴而行。 中新社记者 史元丰 摄

        左如玉的茶清香回甘、层次丰富,加之安全无毒的理念近年被大众接受,“左茶”逐渐在茶界占有一席之地,海峡两岸许多品茶老饕趋之若鹜。“茶客在我这里无法指定要哪种茶,只能是我创作了哪些茶,他们从中挑选,这与在别处买茶不同。我的每一件茶都是艺术创作,敢拿出来的,都是得意之作。”左如玉说,现在常常是茶还没做出来,就被预订一空。

        “茶的世界很大,我是茶中‘行脚僧’,哪有好茶我就到哪去。”除了台湾,左如玉还遍访大陆各地茶区考察研究,寻好茶、教做茶。她发现,大陆有很多地方的茶树品种好、土壤好,却没有好的制茶技术。于是,她从5年前开始寻找这样的地方教授制茶,在她帮助下,广东潮州的凤凰红茶已逐渐打出知名度。

        图为日前在台湾南部中央山脉的山林中,左如玉(右)在其野生茶园内观察茶树长势。 中新社记者 史元丰 摄

        今年春天,左如玉将在福建漳平帮助茶农改良水仙茶制法。去年她到访时,当地茶农并不服气,有人质疑“一个柔弱台湾女子,怎么懂制茶?”他们沏了自己做的茶给左如玉品尝,她准确说出每款茶制作环节或种植环节的问题,令茶农叹服,愿意与她合作。

        “我选择漳平,是因为那里比较贫困。当地的水仙茶做得不好喝,没什么销路,更没有名气。但茶树品种是好的、土质也好,所以我想去帮他们。没有选择已经享有高知名度的茶区,是因为与其锦上添花,我更愿意雪中送炭。”左如玉表示,她规划日后前往辅导的福建泰宁、贵州等茶区,也都是类似情况。

        除了制茶,左如玉还经常开办茶席、讲授茶文化。她受邀到北京清华大学等高校开办的茶文化讲座,往往一席难求。“茶的世界是融合的,我希望通过茶文化促进两岸和平,让两岸人民同享岁月静好。”她说,愿把自己多年制茶的经验与技术传承下去,“我到大陆教制茶,就是最好的传承。”

        十几年来,左如玉“不打牌不跳舞不逛街,每天就在茶堆里”,制茶工艺精益求精。“有人笑我不图赚钱不知在忙什么,我图的是成就感。”左如玉端起茶壶,将金黄色茶汤注入茶盅,清新的茶香在房间里四溢弥漫,“我的茶与众不同,让大家得到享受与疗愈,这就是我的成就、我的财富。”

      台湾制茶师左如玉:踏访两岸茶区 愿做茶中“行脚僧”


      (根据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国新闻网等综合整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