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亚博

      台湾陶艺师陈金旺
      台湾陶艺师陈金旺,今年57岁,十年前,他举家搬到台中市沙鹿镇的大肚山,悉心研究这里的土,不断琢磨柴烧制陶工艺和造型设计,推出新款作品,以不混土、用大肚山全红土柴烧制作茶器闻名。目前,陈金旺经常往返大陆与台湾,在辽宁和海南等地传艺,希望将自己柴烧经验与当地陶土特质结合,推动两岸在陶艺制作方面的交流。
       

      把老祖宗的技艺在两岸弘扬

        1月13日,陈金旺在窑谷工作室。新华社记者 金立旺摄

        1月13日,陈金旺在窑谷工作室粉碎红土,为制作陶器准备原料。新华社记者 金立旺摄

        1月13日,陈金旺在窑谷工作室制作陶器茶具。新华社记者 金立旺摄

        1月13日,陈金旺在窑谷工作室制作陶器茶具。新华社记者 金立旺摄

        1月13日,陈金旺在窑谷工作室点燃柴烧窑,烧制陶器茶具。新华社记者 金立旺摄

        1月13日,陈金旺在窑谷工作室柴烧窑摆放待烧制的陶器茶具。新华社记者 金立旺摄

        1月13日,陈金旺在窑谷工作室为陶器上釉。新华社记者 金立旺摄

        他当过拳击手、当过记者,10年前却投身柴烧陶器创作,57岁的台湾陶艺家陈金旺用“不走回头路”定义自己的多彩人生。烧制过璀璨夺目的天目盏、返璞归真的“铁定”系列茶壶,如今他将精力更多投注到两岸陶艺交流中,希望将老祖宗留下的陶艺技术传承到两岸各地。

        “两岸之间的陶艺交流我已经做了八九年了。”在台中市沙鹿区的窑谷工坊里,陈金旺告诉记者,“我走过南方,比如海南;也到过东北,那个地方叫辽阳。”

        2019年他两赴辽宁辽阳,5月参加辽阳市冮官窑博物馆开幕展演后,7月又在当地开展柴烧讲习和实地教学。

        “大陆南方的陶瓷行业比较发达,东北从事这样工作的人比较少,所以他们对陶艺的认知相对较低。”陈金旺说,现阶段他在东北主要教的是如何烧窑,从基础技术教起,下一步则准备将老祖宗传承下来的许多釉色的烧法教给他们。

        “祖先的智慧从陶艺兴盛的宋朝一直传承下来,我现在使用的技法和对在地材料的选择使用也是传承。”陈金旺指着窑谷所在地大肚山的红土告诉记者。过去,台中大肚山岩矿红土被视为低温土,主要用来制作红砖。陈金旺打破“低温不能为器”的限制,尝试以它为浆釉和化妆土制作柴烧茶器,这也成为他柴烧作品的一大特色。

        陈金旺表示,大陆地大物博,不同地方的陶艺通过取材不同的土质、采用不同的烧法形成了各自的特色,内涵丰富的传统茶文化也为不同材质的茶具提供了广阔舞台。“宜兴紫砂享誉国际,用紫砂壶喝起茶来真的非常好。大肚山的红土也是自有特色,因为透气性好、石英砂含量高,适合泡发酵茶、老茶。”

        2018年初,陈金旺曾将台中大肚山红土和海南陶土融合在一起,经过4天3夜1300摄氏度的高温烧制后,呈现出如同太阳光芒般的釉色。

        今年3月,他将再次前往大陆教学,希望从观念、技术及在地文化推广等方面提升东北陶艺水平,将先辈留下的陶艺技术更好地传承下去。

      一只茶碗融两岸

       

      陶艺师陈金旺在工作室进行陶艺创作。 

          台湾台中市陶艺师陈金旺近年来采用当地独特的陶瓷所需原料大肚山红土作釉料,并采用柴烧工艺技术,制成天然精美的陶工艺作品,为陶艺世界吹来艺术新风。新华社记者 朱祥 摄

        一只茶碗上,来自台湾中部的红土,与来自海南的陶土融合在一起,经过4天3夜1300摄氏度的高温烧制后,呈现出如同太阳四射光芒般的釉色。

        被誉为柴烧“魔法师”的台湾陶艺家陈金旺手捧不久前烧制出的这件作品说:“我常常去大陆交流,接触到大陆的艺术家、大陆的土,我想用两岸的土做一个尝试,在我自己的窑中烧出不同的表现。”

        “人亲,土亲,两岸一家亲,希望两岸的土融合在一起,能放射出像太阳一样灿烂的光芒。”陈金旺说。

        在陈金旺位于台中市沙鹿区大肚山的窑谷工坊里,他用当地的红土烧制的各种茶器粗犷古朴,别具一格,茶器上的釉色有的如星光熠熠生辉,有的如瀑布倾泻而下,或蓝、或白、或黄、或绿……

        1963年生于台中梧栖小镇的陈金旺曾做过拳击手和记者。他从小爱玩泥砂、涂鸦,并显露出美术的天赋。大约10年前,他从一名业余陶艺文化人转为全身心投入柴烧茶器的艺术创作。2010年陈金旺在大肚山高处成立窑谷工坊,开始钻研柴烧大肚山红矿泥浆釉。

        他发现大肚山不同地层的泥土,耐火的温度有所不同。“大肚山的红土原来是烧砖用的,这里的土比一般陶土含有更多的铁元素。铁是釉料最重要的成分,可以产生色彩。”

        经过钻研,他将红土制成泥釉,经柴烧高温熔融,使得红土变成彩色,为茶器穿上了彩衣,也打破了过去人们通常认为低温土不能成器的观念。

      陶艺师陈金旺在工作室进行陶艺制作。新华社记者 朱祥 摄

        “因红土有丰富的微量金属元素及石英硅砂,在4天3夜1300摄氏度高温柴烧中,木灰经由高温熔融于壶坯形成天然釉彩。”陈金旺介绍说。

        如此形成的釉彩表现出蓝色星空般的效果,在业内赢得了“蓝星天目”的美称。而陈金旺尝试将红矿土与青瓷釉融合的“蓝瀑青瓷”,则犹如狂泻的蓝色瀑布而得名。

        “窑温与窑内气氛都是‘蓝瀑’形成的关键,但是烧制的失败率相当高。”陈金旺说。

        他还使用取自台湾南部由地底层冒出的火山泥烧制出黄色结晶斑点与白色毫丝,仿佛“萤光流瀑”。

        由于天气干湿不同,窑内复杂的气氛难以控制等因素,陈金旺烧制出的作品每一个都不一样。

      陶艺师陈金旺在工作室查看新出窑的陶艺作品。新华社记者 朱祥 摄

        “由于我采取的都是矿物釉,烧制出来的陶器不如化工釉稳定,只能依靠经验烧制,每一次都没有办法预测烧出来是什么样,常常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这是最令人感动的。”陈金旺说。

        越难表现的,陈金旺越喜欢。但有时也会损失惨重,有一次他使用了含盐分过高的木柴来烧,连续烧了四窑都失败了,釉流了一滩,陶器的盖子都黏住了。“即便是特别成功的作品,再重复的成功率也只有五成,人力难以控制,这就是柴窑的特别。”陈金旺说,这种不确定性让他乐在其中。

        在烧过大肚山的土、日月潭鱼池乡的土、高雄田寮的火山泥等台湾各处的土后,陈金旺最近又从福建带回釉矿,准备做新的尝试。他还建了一座可以急速升温、更加环保的新窑,尝试双面烧法。

        陈金旺热衷与大陆陶艺界开展交流,作品六成销往大陆,包括北京、福建、辽宁、海南等地。2017年11月他还应福建博物院邀请举办“天然泥的釉惑”茶器展,推动两岸红土烧制盏器的交流研究。

      两岸“釉惑”里的收获

        

      陈金旺与其柴烧螺丝侧把金螺壶。(图文/中时电子报 陈惠珍)

        台湾陶艺师陈金旺取出来自台中大肚山的红土,福建陶艺师陈艗取出来自建阳水吉的红土。两人交换红土后,把它们融合在一起,共同制成一个茶器胚胎。

        “天然泥的釉惑——陈金旺柴烧茶器展”18日在福州举行。闽台两位陶艺师认为,两岸红土的交换交融是一种美好的象征和期许。“人亲,土亲,一家亲”。

        “做陶瓷的人不去建阳,是种很大的遗憾。”陈金旺在办展前特地跑了一趟福建建阳。

        中国陶器有几千年历史,其中,釉在中国陶瓷发展史上是一项特殊的成就。两宋时期,福建南平市建阳区水吉镇烧制的黑釉瓷器“建盏”受到追捧,盛极一时。

        作为建阳区建盏非遗文化传承人,陈艗带着陈金旺探访了建阳水吉宋代古窑址,观摩了龙窑建盏工艺。“我们讨论泥料配方、分享烧窑技艺,一见如故,有说不完的话题。”陈艗说。

        “建阳水吉土好、木材好,烧制建盏得天独厚。”陈金旺感慨,建阳水吉红土含铁量达到8%至10%,而台中大肚山红土含铁量只有约6%。另外,建阳用松枝助燃,这也是台湾没有的。

        虽然大肚山先天条件不如建阳,但令陈金旺引以为豪的是,他自己取材大肚山红土,利用独特的窑烧技术,也闯出了一片天地。

        过去,台中大肚山岩矿红土被视为低温土,主要用来制作红砖。陈金旺打破“低温不能为器”的魔咒,尝试以它为浆釉制作柴烧茶器。

        “建盏讲究兔毫、油滴、鹧鸪斑等釉色纹样,而我的柴烧作品比较在乎色彩。”陈金旺说,台中的红土没有建阳的好,只能靠窑变改变色彩,此次展览自己带来约百件柴烧茶器,釉色各具特点。

        传统制陶过程中,陶艺师会使用匣钵防止草木灰等物质污染胚体和釉面。但陈金旺不用匣钵,而是利用草木灰含量和落灰方式的不同,让釉面产生一定的玻化现象,烧制出别具特色的茶器。

        陈金旺说,这些茶器在台湾获得认可,最高峰时,一窑茶器卖了上百万新台币。但他注意到,购买自己作品的台湾消费者比较有限,“大陆市场很大,我必须走出去。”他说。

        陈金旺频繁往来大陆。2015年,他成为辽阳职业技术学院美术系客座教授。学院一位80后大陆老师专门到陈金旺的台中工作室学习了2个多月,后来成为辽阳知名的陶艺师。

        今年,陈金旺到海南和天津进行两岸陶艺交流,现在是海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和天津美术学院的客座教授,他希望为更多年轻人传授传统技艺。

        这也是陈艗孜孜努力的事情。从事建盏技艺10多年,他希望两岸携手让传统文化“传下去、传出去”。如今,这方面已初见成效,在福建商学院金融系任教的“80后”台中女子廖文如,得空就从福州赶到建阳,已经跟陈艗学了半年多制陶技艺。

        此次亲见闽台两位“陈老师”交流制陶技艺,廖文如格外开心。她认为,建盏文化要更多交流,发展创新思维。“闽台血浓于水,亲上加亲,可作为坚实的第一步。”她说。

      特写:一位台湾“土人”的陶艺世界

          陶艺师陈金旺在工作室整理陶艺作品。台湾台中市陶艺师陈金旺研究制陶工艺20年。近年来,陈金旺就地取材,采用当地大肚山岩矿红土作釉料,并采用柴烧工艺,制成别具一格的陶工艺作品。新华社记者刘军喜 摄

       

          陶艺师陈金旺在工作室检查陶艺作品。新华社记者刘军喜 摄

        54岁的陈金旺是个“土人”。7年前,他举家搬到台湾沙鹿镇的大肚山,就开始悉心研究起这里的土。

        用锄头挖出一铲铲的土,再搅拌、过滤、沉淀,这是陈金旺在大肚山的日常。

        处于台中盆地沿线的大肚山主要出产红土。这里的红土因耐火温度低,是台湾红砖块的主要矿源,也被许多陶艺师用来做油滴釉料。但对于像陈金旺一样的陶艺师,大肚山红土不耐高温,很难用来烧制陶器。

        不过,经过反复尝试,陈金旺发现了大肚山红土的独特个性——富含铁质等金属元素。这让他想到了与台湾隔海相望的福建省南平地区的水吉红土。

        水吉红土以含铁量高而闻名。用水吉红土为胎底,以及同样高铁质的釉料为着色剂,经高温烧制的茶碗釉色黝黑,俗称建盏。

        建盏是宋朝皇室的御用茶具,宋代八大名瓷之一,以油滴、兔毫、鹧鸪斑等不同的釉面风格为人所知。

        “水吉红土的含铁量为8%至9%,而我们大肚山的红土含铁量也高达6%,用它烧制的茶器甚至可以吸住磁铁。”陈金旺说。

        经过无数次尝试,陈金旺发现不同地层的红土耐火温度并不同。于是,他开始用大肚山红土进行柴烧,成为台湾目前唯一一位不混土、用大肚山全红土烧制茶器的陶艺家。

        柴烧是一种古老的烧制方法,在没有煤炭、煤气或电等资源之前,木材是烧窑最主要的燃料。

        陈金旺用大肚山红土柴烧的茶器风格独树一帜,纯矿物釉烧制的釉彩效果更是变幻莫测。尤其他在过去建盏油滴效果的基础上,烧制出仿佛蓝色星空一样璀璨的釉质壶身,被冠以“蓝星天目”之美称。

        “古时,釉的来源取自含有金属氧化物的泥矿及植物灰,但随着科技进步,天然泥釉几乎被化工釉取代,难以控制温度的柴烧也被电窑所代替。”陈金旺说。

        “用电窑和化学釉可以保证一整批产品统一的效果,但缺点是比较制式化,没有矿物釉柴烧开窑的惊喜感。”陈金旺说,“不过,柴烧由于有各种不可预知的因素,失败率高,有时失落感也很大。”

        在制陶之余,陈金旺经常往返大陆与台湾,致力于推动两岸在陶艺方面的交流。

        今年1月,他把自己的作品带到海南,参加“琼台陶艺交流展览会”,得到很高的评价。而下半年,他将再次受邀赴琼,帮助当地的黎族改进制陶的技艺。

        “海南黎陶已有6000年的历史,但他们制陶仍然沿用露天烧制的方式。我们一般窑烧的温度都高于1200度,而露天烧制最多只有800度,烧出来的壶根本没办法用。”陈金旺说。

        为了更好地改进当地制陶工艺,陈金旺已着手研究海南陶土的特性,并将其与大肚山的土混合,看看能否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他希望能将自己柴烧的经验与当地陶土特质结合,对黎族传统制陶技艺进行优化和改进,从而让这一门古老手艺继续传承,并焕发新生。

      作品展示

      引金入瓮

      罡龛

      展出作品

      展出作品

       

      柴烧作品

       

      柴烧作品

       

      柴烧罗汉

      木马老爹

      神听

      守护神

      慈光普照

      智慧之光

      好运到


      (根据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国新闻网等综合整理)

      ,